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桥潺潺

何处秋窗无雨声?那堪风雨助凄凉!,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上坟  

2011-08-26 16:27:30|  分类: 人生、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清明上坟 - 小桥潺潺 - 何处秋窗无雨声?那堪风雨助凄凉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清    明    上     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桥潺潺/文

   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,给山上带来了生机。原来就陡、窄的山路,经过几天绵密细雨的浸泡,变得泥泞不堪,荆棘和茅草横七竖八地挡在路上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被绊倒或者被划破手脚。我只能板着树杈小心翼翼地走着,走到父亲的墓地时,已是汗流洽背。

    父亲坟上的茅草越长越多,墓碑在茂盛的茅草下显得格外地陈旧和低矮,看着心里总不是滋味。记得那年四叔在世时,我想修坟,四叔说家里过得好好的,不要轻易动坟。按照当地习俗,我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 父亲曾经在一家中型企业工作,主要是搞(机械)产品设计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每星期都要给工人们讲2节技术课,我偶尔也跟着父亲一起去听他讲课。那时我还很小,他讲的内容我根本不懂。回家后,父亲跟我耐心地讲解某些简单的内容;还教我简单的机械识图方法。我虽然能用眼睛看着他说话,可心早就飞到外面去了,那有心思听他讲这些对我毫无用处的东西。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会溜之大吉。父亲总是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 那时,家境拮据,在物资极度匮乏的那个年代,四十几元的月薪,要维持一家四口的生计,父亲担负的是艰难困苦。而父亲无暇顾及这些,每天回家孜孜不倦地认真学习,年复一年,从不间断。

   虽然日子过得清贫,但家里却和和睦睦,没有争吵声,父母更不会打骂子女。

   记得那时餐桌上很少有荤菜,为了改善生活,偶尔从食堂多添几盆蔬菜,加上一盆红烧肉,打上半斤老酒,四个人一起喝酒聊天,幸福顿时溢满了小屋。

   那盆红烧肉,父母只有看的资格,没有吃的份额。或许生活本来就是一份定额的再分配。每个人都配备了一定份额的操劳、困苦、无奈和快乐。父母份额内的快乐,是看子女吃多少红烧肉。

   父亲厂里经常要做夜班。每次做完夜班回家,父亲把夜餐带回家,让我和姐姐平分秋色。朦胧中,我眼睛还没有睁开,夜餐早已下肚了。第二天,阿姨们有意逗我,昨天夜里吃什么?有时因为瞌睡,我居然想不起来,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,阿姨们的冷嘲热风,姐姐脸上利灾乐祸的表情,令我难堪,使我无地自容。

  父亲把吃剩的冷饭用开水泡一下,如果没有剩菜,放一点盐,三下五除二,吃了。有一次不知怎的,姐姐突然哭了;“爸,您吃,您每次自己不吃,都省下来让给我们吃,这样下去,您的身子要拖垮的……”。父亲摸着姐姐的头说:“你们在长身子,需要营养,吃吧,家里已经委屈你们了”。母亲不自禁地潸然泪下,我呆在那里发愣,不知所措……

    毕竟,姐姐比我大了好多年,懂事。

   曾看过一篇文章,讲菲律宾西部海岸,每年秋天有黑压压的一片云飞来,飞近了才知是南迁的燕子。它们欢快地鸣叫着,慢慢靠近海岸。但是人们惊奇地看到,一旦到了海岸和沙滩,许多燕子都飞不起来,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人和燕子的命运似乎相同,很多人在漫长的人生路上,经不起暴风骤雨的磨练,早早夭折。也有很多人,走完了人生的漫漫长夜后,但天年不遂,悲痛断心。父亲在他即将闯过急流险滩,驶向那光辉的彼岸的时刻,他的生命之灯被风轻轻一吹,熄灭了。每当我回忆起父亲、回忆起那时的点点滴滴,我总是泪流满面。尽管那些日子离现在已经很遥远,但在我的心里,仿佛就在眼前、就在昨天。我眷恋着那些苦难的日子,眷恋着那个清贫的家,因为那里有我父亲的影子和家的余温。

   父亲离开我们有很多年了。如今,父亲的声音、容貌以及与他相伴的那段时间里所用过的紫砂壶、笔记本、书和绘图工具,都已遗失了,或者丢弃了,父亲的痕迹正从我的生活中一点一点地消失,能够使我一看见就能联想到他的东西越来越少,甚至没有。但是,被时间磨蚀不了的,是他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和坚忍不拔的背影,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。

    四月的山上变得有些生机,树杈上的嫩芽在向春天招手示意。招魂帆在坟茔上轻轻地、忽左忽右的飘摇着,给寂静的墓地带来了一丝春意,烧化过的纸钱被风拉上天空,自由自在地打着旋儿,旋转着、旋着旋着就慢慢消失得无影无踪,唯有点燃的香烛,悠扬着软绵绵的青烟,被风戏着。散了聚了,变幻着形态,变换着方位,时尔扑向分坟茔,时尔又离它而去,最后被风灭了。

   山下的新坟断断续续时高时低的哭声,缠绕着无形无状无靠的风,飘向深深的空,远远的海,潜入白虎山上浩浩的苍凉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2006/4/25   23/3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修改:2011/8/26

  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9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